同理心與鋭變之旅 – 與Farida的訪談

「會害怕是正常的。不要讓恐懼阻擋着你的未來。」Farida講的每一句話,都能讓你由衷的感受到她對社會正義的堅持與決心。在移居至新加坡和香港之前,Farida 在她的家鄉印度從事兒童權利工作超過10年。然而,從事社會工作多年的 Farida 逐漸對性別權利議題產生更強烈的興趣。作為婦女動力基金年資最深的義工,她曾負責不同工作,例如擔任籌款午餐會的工作人員和各個非政府組織的顧問導師。 「在一個平等社會中,每個人都應該有發言權,並活出我們所期盼的生活。」
作為一個旅行愛好者,Farida 在旅途上常常觀察及挑戰着不同的文化常規。在當今社會中,當人們喜歡在社交媒體上創造各類標記,給自己貼上標籤然後認識並與其他具有共同身份和價值觀的人成為朋友時,Farida 認為自己是無身份的。當然,Farida 認同自己是新加坡人和女性主義者,但她認為這些只是形容自己某些價值觀的用語,而不是標籤。 「女性主義更多的是要讓人們表達自己的聲音,尤其是那些面對著性別不平等的人。」女權主義不僅賦予婦女權力,也為男性充權。 Farida 經常教育兒子,提升其對性別概念的敏感度,並與他討論不同的性別議題。在她想像的平等社會中,每個人都會對身邊的人富有同理心。
儘管烏托邦似乎離我們很遠,但 Farida 充滿希望,因為她觀察到其義務工作所帶來的改變。在她的義工生涯中,她最難忘的是基層婦女的信念。 「他們願意嘗試任何形式、任何方法、任何事。」看到這些基層組織的蓬勃發展,真的令人相當振奮和充滿熱情。當基層婦女更了解自己和自己所有的潛能時,她們便能開始慢慢脫離自己的舒適區,並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事情。Farida 認為能力建設和培訓對小型非政府組織非常重要。最終的目標是讓這些非政府組織能完全獨立運作,並且相互聯繫,形成一個龐大而緊密的社區。然而,整個轉變的進程非常緩慢,並且極其需要催化劑。「婦女動力基金的職責就是促進社會改變。」
對於 Farida 來說,「任何學習都是一種成長」。通過婦女動力基金涉獵到各種社會議題的工作,Farida 逐漸了解不同人所面臨的特殊情況,並變得更加富有同理心。以性別暴力為例,通常主流社會會告訴受害者尋求執法部門的協助。但是,通常大多數人都無法想像受害者在法庭上必須面對的龐大壓力。 「世界不只由黑和白組成,因此我們不應該互相批判。」
Farida 有時感到社會工作者很難與自己工作以外的社區互動。但是她對於人們能通過交流來建立聯繫感到樂觀。 「如果我們試著讓其他人從自己的家庭、父親和女兒的角度出發去看一件事,其他人將更容易理解你對一些社會議題的看法。」事實上,Farida 喜歡與婦女動力基金合作的其中一個原因是團隊持續的溝通和協作。
在婦女動力基金的辦公室裏,我們經常聽到「如果我錯了,請糾正我」的這一句話。所有團隊成員都勇於分享和發表她們的意見。Farida 喜歡婦女動力基金中人人平等,沒有階級觀念的作風。 「Judy(我們的行政總監)總是抱持開放態度學習。」多年來,儘管 Farida 和社區已有了不同的成長和變化,Farida 仍能感受到婦女動力基金團隊始終如一的工作熱誠。 「我就是喜歡這裏的工作、以及一切的人和事。」